上铺的兄弟们,如今都在综艺里苟且

最近民谣歌手老男人大批量重归舞台,掀起无数人关于青春的回忆,他们沉睡在九十年代的校园里,他们代表着关于诗和远方,而讽刺的是,关于现实,他们也立足了苟且的姿态。

老狼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名次糟糕,时隔多少年啊,我上铺的兄弟变成了综艺咖,然后匆匆离去;高晓松在《奇谈》里风生水起,谈古论今,涉猎范围直追北京出租司机,堪称一代青年新任导师;许巍也出了新ep生活不止远方的苟且,还有xx”,吐槽热度大于音乐本身;回想去年李健,也在综艺节目上赢得秋裤王子的称号,在卢庚戌已经不知道去哪儿的情况下,成功地将无数迟暮少女挽回九十年代校园记忆;朴树也多在流行电影出出ep,哼哼呀呀,空洞无物,早已不见当时的傻子才悲伤;他们都由当初志向远大的文艺青年变成了综艺节目常客,或者电影主题曲传唱者。

二十几岁的老狼

二十几岁的老狼

二十几岁的老狼

昔日的许巍

昔日的许巍

昔日的许巍

我是歌手,李健

我是歌手,李健

我是歌手,李健

晓松奇谈,高晓松

晓松奇谈,高晓松

晓松奇谈,高晓松


让这样的人来劝我不要汲汲于现实,要看远方,我是不相信的。


讽刺的是,就是和章子怡结婚的人歌颂贫穷,上综艺节目的人眺望远方,当远方和诗被机械时代批量复制出来,姿态和真相之间隔着几亿个炮灰粉丝。


回忆和未来,大概都有自动美颜的效果,好像在暗淡模糊的过去和遥不可知的未来,自己就分外可爱似的。

在《OVERBOOKED》里,伊丽莎白·贝克书写现代旅游业如何摧毁了地方景点,而当把远方和诗作为现实的对立面和异乡,劝说你前往远方,拥抱诗歌,不过是让你举着远方观光团的旗帜,到此一游而已。从现在无比流行的《南山南》可见一斑,有趣的是,我最近的两次短途旅行,都在酒吧里听到了人们弹唱《南山南》,此时盛况,姑娘小伙人人热泪盈眶,人人向往南方北方,好像都有不可辜负的青春与爱,好像都有浓的化不开的情怀与诗,只为了,现实是,你三十五,微胖,养一只狗或猫,除了James Blunt没人夸过你好看。



而苟且是什么意思,就是得过且过,为什么要得过且过,因为资源有限,目光短浅,只能得过且过,换个角度说,因为人的精神世界深不可测,疯癫就在一瞬间,所以要教导苟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从这个角度说,苟且,换个词说,知道现实的不易,并立足于此,是精神文化遗产,敢于承认苟且,才能长远打算,跟中国文化的内卷化(involve)是不是也有关?都说了involve源自祖国的地大物不博,光说诗和远方田野是没用的,未知苟且,焉知远方。

 

可惜的是,我上铺的兄弟变成了综艺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大概,匆匆离去。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