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看起来是讽刺单身狗的剧,其实你没看懂

《龙虾》海报——主角抱着女主的空影,总觉是抱着一个龙虾,龙虾是他许诺要在单身后变成的动物,空影也象征着他空洞的欲望,他的婚姻、他的单身与再次恋爱,都指向无尽的空洞。


难得这么一部讲述中老年自己故事的反乌托邦故事片。

 

这么说是因为,现在比较流行的是青春反乌托邦(Youth
Adult Dystopia
)类型片,比如《饥饿游戏》《分歧者》《移动迷宫》等等,青少年血气方刚,在反乌托邦里小鲜肉大闹革命,中老年身心疲惫,在反乌托邦里也能上演一出恋爱与革命的大戏?

 

谁若此刻孤独,谁就永久孤独

 

反乌托邦在科幻界的第一定义是看起来美好的社会布景,即,通过集权手段,呈现出压迫性完美的社会,如福柯所分析的监狱场景,所有人都被权力监视、辐射、渗透、操控,因此表象井然有序高效稳定。

 

“龙虾”的社会里,美好的现象是,所有人都必须有伴(partner)。多美好,多热闹!为了维护每个人都有伴的状况,当一个人一旦失去伴侣,不管丧偶、离异还是别的,都要被扭送到过渡改造单身的宾馆。宾馆有一系列规矩:进入宾馆时,不可以携带个人物品,每个人都会被分配衣服、鞋子,当然都是一模一样的。

在找到伴侣之前,宾馆还提供特殊服务,派遣貌美的女仆来满足需要,但是一天只能有一次;并没有显示独身女性会享受什么特殊服务,这点挺奇怪的。

如果在这个宾馆里度过45天,仍没有依据特征(比如都是近视眼、都研究社会科学、都流鼻血)配对成功,就要去改造室,把皮泡软,器官置换,多余的血捐送掉,变成一个动物。


因此,这个社会的阶层排列从高到低依次为:有伴的人,伴侣(暂时)离开的人,没有伴侣变成动物的人——有伴的人自带光环,人生赢家;伴侣短暂离开的人,会被拦住,强制跪下检查证件;落单的人(loner),变成动物之后,财产权生存权没有保障,就等着被人杀死吧。

 

片中多次表现做动物好惨,比如狗是怎么死的,兔子是怎么被吃的,讽刺的是,即使就快要变成动物,当男主知道试用伴侣partner杀死了自己哥哥(那只狗),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把自己的试用伴侣partner变成“动物”;在孤独者联盟遇到心爱的女人时,他也乐于为她捕捉兔子,并不管兔子是不是人变的。

表情神经质的女人在阴雨天开车,突然停车,并干脆地枪杀了几头驴子(性器之大成为爱欲的象征)。接下来切换到男主悲伤地等待妻子宣判,他不再被爱了,她甚至催促他赶紧离开家。杀戮行为与丧失爱欲接连呈现,成为全片的motif(母题)。

 

在寻偶宾馆里,人们要边杀戮出逃的loner(孤独者),边与还有时间的人们恋爱。宾馆管理规定是,杀一个人,就赢得一天停留时间。所以停留时间最长的人,一定是最冷酷的人(那个男主的试用伴侣,heartless的女人),但可以避免变成动物的惩罚,也会有更多恋爱的机会。

 

所以,一个荒谬的逻辑是,杀戮就是爱欲,温柔只会自戕。而想要温柔待人的人,比如喜欢黄油饼干的女人,充满体贴,最终无人可爱,当她的电话留言无人接应,最终从楼顶跳下哀嚎呜咽时,她在乎的男主正在和充满杀戮欲望的女人调情。那个因为自慰而被面包机烤手的胖子,因为太过软弱,甚至在还有希望时,就想要变一只鹦鹉,捕猎时遇到了自己的朋友,轻信了男主的表白,也成为孤独者斗争的背景。温柔的人们,他们不足为道。

 

一个官方要求人们结伴的地方,却深信着掠夺别人、侵犯别人、剥夺别人,才是赢得爱恋的正当(民间反抗者也是一丘之貉,要求人们分离,禁止人们相爱),这样的想法渗透在所有环节,比如说最后男主去找在游艇上度假的好友约翰,揭露他并非是合法伴侣时,他们一家的反应是平静而残暴的,领养的小萝莉,在温情脉脉的家庭谈话中,突然拿一把刀,说“妈妈,杀了他”。果决地杀戮别人才能证明他们一家相爱。

 

在这样的畸形伦理下,相爱、或者不爱,都要处以极刑。


《龙虾》里提到了几种极刑,对于在官方世界不能配对的男女,如前文所说,皮肉剥离,转成动物,对于在反抗联盟陷入爱情的男女,或者是血吻red kiss,或者是血交red intercourse。这个故事的高潮,我认为,不在于他逃脱了宾馆,并且把冷酷伴侣拖进改造室,而在于男主逃向孤独者联盟时,发现有一个嘴巴被纱布封上的男人——别人解释说,他刚刚血吻过。血吻的意思是割去嘴唇让两人亲吻,而血交,没有解释,可想而知有多可怕。不管相爱与否,都要被处以极刑。虽然他们侥幸逃脱,还为了爱人刺瞎了双眼。

镜头悬停在女人等待男主从卫生间出来的一刻。以这片子不露骨的残忍表现看来,是瞎了吧。这世界”爱别人的方式,体现在杀戮“。把自己弄伤,是最仁慈的了吧。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