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里的bug,都是现实里的真理

女人之间的故事永远都是受欢迎的,《欢乐颂》的热播,让人想起其他几部经典女人剧,《粉红女郎》《好想好想谈恋爱》,女人们一起生活恋爱的故事,茶余饭后最好的消闲,只是这部剧描摹的女人或者极度白富美、或者非常高大上,或者很穷屌丝,把这样天上地下几个人撮合在一起,似乎是存在bug的,但又是非常“现实”的……

 

 

在大house做梦,咖啡馆里谈风月,公寓里生活 

 

《欢乐颂》5个姑娘分别住在同一个小区的3个公寓,她们的社会阶层、学历阅历、经济收入、情感状况截然不同,有月收入4000的小职员和实习生,也有年薪不知道多少钱的白富美,有家庭贫困的恨嫁女,也有家境超群的富二代,他们竟然住在一起?!

电梯里的偶遇类似密室戏剧

这种bug的设定让人想起,《粉红女郎》里4个不同情感类型的女人住在一栋house里,甜美梦幻犹如童话世界,不讲生活,讲的是童话,难道她们真能住得起这么好的房子还完全不担心职业吗;《好想好想谈恋爱》四人总相聚在咖啡馆,成熟冷静,代表城市中产消闲场所,只讲风月,不讲婚姻,难道她们就不喜欢去别人家里聚会吗?(好像只在谭爱琳家里聚会过)


这些都是剧情里的bug,现实真理是,不同场所就是会发生不同的故事。


《欢乐颂》把故事背景放在上海条件较好的小区里,说的是现实,只不过人物有着不一样的日常生活:第一集里,就显示,不同的房间号是三个世界,一家在加班、敷脸、花痴,另一家在派对,另一家在倒时差,一家毫不计较他人想法,一家战战兢兢先劝再投诉,另一家直接报警。巧合是戏剧需要。

同样是在家,差距巨大堪称魔幻现实

住在一起,多么巧的事情!多么浪漫的邂逅!这样的戏法在我国和韩国偶像剧里非常多见,比如《离婚律师》两人巧合地住在一起,《来自星星的你》也是巧合地在一起,更早的《浪漫满屋》把两人安排到一个屋里。(但美剧里不是这样处理的,比如《绯闻女孩》,住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是不能做朋友的。)             

 

穷女孩认识最贵的包,却没吃过稍贵的巧克力


这部剧极其关心品牌和物质享受,与人交往要首先在乎,开什么车,宝马还是polo,还是小气到坐地铁;在上海,租房子还是买房子,买的几居;也着力显示穷女孩的匮乏和富女孩的充裕,这体现在他们的言行一致与社会阶级和经济收入挂钩,钱是行动驱动力和别人评判的标准:杨紫凡事拎不清,永远犯最愚蠢的错误;蒋欣接受假土豪的礼物,因为便宜不占白不占;而富二代王子文想追男生就是可爱,想勾搭女友的男朋友就是直率。

钱太重要了,穷女孩们没吃过Godiva但却认识fendi包,由fendi判断对方是有钱人,富二代没见到安迪的人,凭借车就判断这是个土豪,见到人认为是被包养了,每个人身上都有价格标签(price tag),并且乐于露骨地窥视与被窥视,衡量与被衡量。

反映在穷女孩身上,就是日常生活中连一块两百左右的godiva都不曾注意,但是会认识fendi的包,也就是说她们平常不会为巧克力消费200元,但会觊觎上万的名包,吃掉巧克力的羡慕表情,表现出的并非单纯的解馋,而是对白富美生活的妄念开始。如果她们收入4000元,应该是税前?还是租着3000元的房子,基本不会剩余吃饭的钱,肯定不会花钱买巧克力,反观身边的姑娘们,收入4000元档次的,谁不认识lv gucci,谁又经常打开godiva

 

 

没有灵魂交集的男友,却能走到最后

 

属于工作阶层的姑娘,巻囿于圈子狭窄,男友的来源不是工作场合就是旧相识,像杨紫结实白主管, 以及蒋欣的老朋友,关关倒是暗恋上了医生;但这三个男人都被富二代王子文调戏测试过。结局并不美好,杨紫的白主管被吐槽为人品有问题,蒋欣的老朋友装假土豪被人识穿极其尴尬。

只有医生被玛丽苏富二代隆恩浩荡地爱上了,并且成功追求到手,教养学识毫无交集但感情不错。测试爱情的人,最后拔得头筹。在这件事上没有灵魂,不是更容易吗?


“你妈在看?”


“嗯,我爸也在看。“

因为剧情bug契合现实逻辑,所以那么多人爱看,并且都把剧情、对白当真理呀。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