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可怕的三种人

据说,世界上有三种人最可怕:不要钱的人,不要脸的人以及不要命的人。


脸与污水距离不到1厘米


比起繁华的商圈景点,他们更熟悉城市底下世界;他们要与淤泥污水为伴,地底下甚至还可能有毒气,有危险。但他们没有退缩,担起了脏累苦臭,把干净和美丽留给我们。

凌晨3点开始工作,一天要工作10小时,清理淤泥20多吨,工作在只容一人的狭小下水道,身上沾满淤泥,脸与污水距离不到1厘米……他们就是城市里的清淤工。

“土得掉渣”的警察

这是来自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城区公安局托喀依乡派出所四队警务室的民警,辖区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警务室连民警带综治员只有6个人,辖区面积却有60多平方公里。

他们,驻扎在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他们,在风沙中骑行,在尘土中就餐;他们,走访登记流动人口、排查治安隐患......他们,是“土得掉渣”的骑行者,更是威武帅气的人民警察。

“不要脸”的电焊工人

耀眼的火花从焊接处飞溅出来,强光直逼眼睛,让人不敢直视,但他们却每天对着这样的“火花”。电焊发出的电弧光辐射强度很大,人长时间接受辐射,皮肤很容易被灼伤,灼伤后就会一层一层地掉皮。

他们常常自嘲“干我们这行的都是‘不要脸’的人!”衣服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细小孔洞,裸露的皮肤上,包括手臂、脸留下了大小不一的伤疤。火星子溅出来,就算穿很厚的衣服也会烧出洞来,溅到皮肤就会烫起水泡。

“命悬一线”的蜘蛛人

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工作岗位远离了踏实的地面,高高地悬挂在空中。他们并没有“飞檐走壁”的本领,而是用生命在艰险的工作状态中支撑起城市的建设。

城市有多高,他们就有多高,他们是清洁高楼大厦外墙的“蜘蛛人”,是维修高压线路的“线路工”,是吊运建筑材料的“塔吊工”,是修建通讯塔架的“塔架工”。

舍生忘死的医护人员

所有人都想尽办法远离病菌病毒,但在病毒流行、疫情爆发的时候,他们需要冒着巨大的风险履行天职,与病毒搏斗。

埃博拉病毒、SARS,艾滋,流感,结核……他们需要接触高度感染性的病毒,研究人员、医生、护士……他们都面临着感染的风险,他们是真正为守卫生命做出贡献的人。


他们就是这样一群“可怕”的人,一群普通的社会人。他们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没有豪言壮语的誓言,但却用身体默默坚守,展现出劳动者最美的一面。

其实无论是探究世界科学的研究者,还是坚守在生产车间里的一线工人,劳动不分贵贱,态度却有高低,这个时代呼唤的“工匠精神”都是为了同样的目的:为全人类创造最美丽的“视”界!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