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愿基情不散,愿青春无悔

(在塞拉摩被摧毁之前照相)

首先,在故事开始之前,我要呼吁垃圾游戏还我青春,真的,千万别入这个坑,因为进来了你就出不去了。


来源NGA  ID:污妖王李狗蛋   这篇文章道不完我魔兽征程的十分之一,起名废想不出牛逼的标题



前言:亡战跟我说,当年我因为打魔兽逃过课,退过学。

     “ 但是我不后悔,我从来没后悔过玩魔兽。”

       多年之后,我心亦是。

       即使因为魔兽失去很多东西,但从来没对玩魔兽这件事情后悔过。

       唉,羊教授还开班治疗网瘾少年么?急,在线等。


1、

我问团长:“为什么我们在版本末期还要开荒地狱火?”

团长:“……”

我又问团长:“为什么我们以前是开荒英雄本,后来变成开荒普通,现在变成开荒比以前的普通难度还低的普通?”

团长:“……”

我又想问:“为什么……”

团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的直视前方:为了信仰!”

我了然,目光亦如团长一样坚定的直视远方的风景。

这时,团里一个名叫信仰的盗贼娇羞而猥琐的笑了。


2、

前几天二货DK进了个地狱火团,一个野团,不知为何居然要二货DK指挥。

二货DK把我们都拉来了,然后让我们听到了能笑一年的梗。

团里有个牧师叫猫的铃铛,二货DK直接喊一句:猫的杠铃,你三减伤。

噗哈哈哈,YY里传来野人们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牧师妹子好心的说:这个团长算好的了,以前打本的时候有个团长直接叫我猫的那什么什么……

二货DK是文盲,大家都知道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3、

每次跟他出去打G团都特别丢人,我都装作不认识他。

因为他是指挥,每次都会将别人名字念得喷饭。

我再再次决定只要有野人在,二货DK的团我就不能去!


4、

愉快的野团没持续多久,我们还没享受到抖腿输出的快感,就散团了。

原因是组织的团长跑了,带着他的朋友们

团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啦!大家快撤!

可怜的猫的杠铃,啊不,铃铛妹子,陪着我们灭了好几把,还要被叫错名字。

我有点心虚,也许因为我是团队毒瘤所以过不掉BOSS。

毕竟魔兽灭团常见,300英雄七连跪的人不常见吧。

对了,0杀24死能拿成就不?

4.1补丁、

现在300英雄已经9连败了。

每次游戏结束都看到聊天界面显示一排***举报了你,******举报了你,**举报了你。

这个游戏我删了。

还是魔兽世界好,毕竟人家举报我我也看不到,不闹心。

5、

很久以前我跟二货DK的世界线还没有交集的时候。

我就是一个团队毒瘤奶。

其实一开始团长让我玩奶的时候我是拒绝的。

因为我的信仰是扭曲的黑暗。

可惜团长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我还没来得及解释我的信仰,我就成为了团队的主力治疗。

不久以后我就成为替补治疗。

后来我被踢到了二团。

6、

那时候我还是个萌新。

用1M的小水管下了三天三夜的魔兽客户端之后,我用校园网登陆了魔兽。

在角色起名面前深深犯难。

因为我的追求是狂!拽!酷!炫!吊!炸!

还好拉我入坑的基友的基友有个公会,他们的取名风格值得我参考。

爆到你菊裂。肾到你惆怅。奶到你虚脱。


7、

值得参考你妹啊!

如此怪力乱神的名字,当时我就拒绝了。

我这么高贵、典雅、有品味的人,怎么可以走猥琐流。


8、

暗牧,是一个非常牛逼的职业。
他黑暗,他堕落。
被暗影侵蚀的双手伸向口中,身处黑暗,心怀光明。
……(省略1W字脑补)
作为一个萌新,我果断被暗牧这么酷炫的设定吸引。
我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后来会成为一个三鹿奶的。

9、

如同所有的好基友一样,拉我去他们服务器的基友给了我深深地关怀,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才怪

如同所有的基友一样,一个死基佬在新手村给我送了1000G的巨资,然后基友们都从我的世界消失了。

在消失之前他还狠狠地嘲笑了我一把,顺带把我拉到山崖上哄骗我这个萌新跳下去。

释放灵魂的时刻我的心灵是崩溃的。

他还打字嘲笑我:

“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我从来没见过不点暗影形态还用神圣之火打怪的暗牧!”


10、

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就被抛弃了

回想当年,依稀记得那个高高的山顶上,天空阴沉,午餐篮旁撑着一把斜斜的伞,一只猥琐的巨魔猎人欺骗了一个萌萌的亡灵。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11、

艾诺捡到我的时候,我已经60了。

我说的不是年龄。

我get到了一个新技能,就是到论坛上发帖。

总有那么一群老玩家,在各种与魔兽相关的论坛上嗅到萌新的味道时,会主动的扑上去。

于是我勾搭上了艾诺。

他还不知道他捡了一个天坑。

后来我被公会的人称做“灭团之星”

12、

艾诺是特地放弃了固定团来带我这个萌新的。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放弃固定团活动的意义。

直到现在,回想起当年艾诺的付出还是十分感动。

13、

忽悠我去那个服务器的朋友曾对我说:“满级才是魔兽真正的开始。”

当时我正抱怨怎么没人和我玩。

14、

回想起我这满级之路,真是一路波折。

玩了半天升到10级,被基友坑到另一个服务器练号。

好不容易练到60级,又接受招募,跟艾诺开始练级之路。

闪电一样快,不是盖的。

40级的时候,艾诺感受到了公会团的爱之呼唤。

于是他直接甩给了我一个快满级猎人。

为了与艾诺和他口中的牛逼团队一起玩耍,我抛弃了我的牧师,和艾诺共用一个号。


15、

我就这样在艾诺的公会里自生自灭了。

我理解艾诺为了公会付出的心,也感谢有玩满级号的机会。

但是为什么你们是联盟狗。

狡诈的联盟狗,居然把部落未来的强力党挖走了。

16、

CTM时代的海加尔山,血腥,充满了我这种萌新各种不堪回首的记忆。

当看到熟悉的牛头人的英姿的时候,我是欣喜的。

那种如同一见钟情的初恋般粉红到冒泡的感觉。

我情不自禁地对着牛头人撸了一发。

17、

别报警。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的手颤抖着移到鼠标上,想要获得那不远处的帅牛的更多信息。

那头牛正在召唤坐骑。

我的心:啊,不,我的爱,不要走。

我的手不禁握紧鼠标。

“咻——”

一根离弦的箭扎到了正在读条的牛头的菊花上。

18、

我还没来及解释,就出现了释放灵魂的选择。

牛头爸爸,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想看看。

19、

那一天我在我的本本上记了一句:

玩联盟猎人千万不要用右键点击部落!这样不礼貌!

20、

作为艾诺的徒弟,本当为艾诺在公会多挣点面子。

奈何公会的人一致认为我蠢。

幸好艾诺并没有嫌弃我。

21、

师父我被人在随机本踢了嘤嘤嘤……”

“谁敢踢我的宝贝徒弟!为师亲自带你排副本!”

  五分钟后。

 ”你掉血怎么比T还快!“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22、

艾诺是一个好师傅。

并不是说他教了我很多。

不,他什么都没有教。

他只是把我领入魔兽,让我有了认识一个群体的机会。

23、

大家说我后来那么坑都是艾诺没带好。

24、

公会有个高端猎人,玩猎人特别酷炫。

艾诺让我虚心向他请教。

猎人大哥特别慷慨的分享:”猎人首要的副属性就是*&*^#@%$^

我:”啊?你说什么?“

”猎人首要的副属性%¥#@%……“

我:”啊?没听懂!请再说一遍“

”猎人%¥#@&……“

我:”什么?“

……

我:”大哥再说一下嘛。“

红字提示:对方已将你屏蔽。

25、

深夜,寂静的暴风城门口。

艾诺约我决斗,他用他的战士。

啊,还记得上次我就是惨死在牛头战的手下。

这一次还是战士,令我双腿发软。

YY里传来围观群众的声音:

“震荡波!”

“冰霜陷阱!冰霜陷阱!”

“冰冻他!”

诶?艾诺跟你们有深仇大恨吗你们似乎很希望让我打死他。

26、

然而我辜负了群众的期望,被艾诺轻松干掉。

艾诺满血收手,深藏功与名。

留下一句话:“徒儿,你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我仰望艾诺的背影。


27、

公会都是一群PVE党,每天打完副本后都喜欢在暴风城门口插旗。

我每天可怜巴巴的等着艾诺师父下完本带我装逼带我飞带我玩耍到天黑,他却要去暴风城门口去跟一群基佬互插。

犹记得一个深夜,我在暴风城门口看着艾诺的战士跟某基佬的圣骑士决斗。

防战VS防骑。

我看了半夜。

后来我撑不住睡觉了。

决斗的结果,大约是谁肾不好谁先输吧。

28、

我网购了一瓶**肾宝被艾诺拒签了。

29、

我觉得我本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猎人。

但是现实给我开了个玩笑。

我并不是说我打随机经常被嘲讽DPS低这件事。

不不,也不是打随机经常被踢这件事。

而是公会散了。

30、

很久以后我练了很多满级号。

却一直没有碰过猎人。

31、

其实吧我一直觉得原来的公会散会的是因为名字太挫。

萌新找公会的时候,别人可以M“来我们飞龙在天公会吧”、“来我们美丽心情公会吧”。

我们M过去是:“来小树林”、“走跟我们去小树林吧”、“小树林见”……

32、

一部分人决定去新的服务器发展。

艾诺的表述是:“有个傻屌挖了个大坑给我们跳,我们跳不跳?”

补充:“是部落。”

终于回归了部落。

又要重新练级了。

我泪流满面。

33、

我还是决定玩我的牧师。

吾心信仰黑暗。

什么还有神牧戒律牧,对不起风太大我听不见。

34、

就算我升级的时候玩的是奶,但是我满级之后就要步入暗影殿堂了。

我就讨厌人家说我是玩奶的。

色情。

35、

作为一个起名白痴,我在这次角色起名并没有犯难。

因为我刚听说一个笑话。

从前有家J院,名叫**楼,生意不是很好。

他们重金聘请算命先生帮他们重新取个名字。

算命先生朱笔一挥:爽歪歪。

于是J院的生意变好了。

可惜过不了多久,对面新建了一个J院生意更好。

老板跑去看,晕倒。

对面的名字:乳娃娃。

36、

虽然我是一个中二的人,但是这时候我把这个笑话讲给了师父听,师父立刻同意使用这么猥琐的名字。

毕竟跟猥琐的人待久了,再中二也不由自主的走上猥琐流道路。

37、

新公会的名字叫琉璃,大家都在自己的名字前冠上琉璃二字。

于是一个叫琉璃丶乳娃娃的牧师和一个叫琉璃丶爽歪歪的术士出现了。

38、

可惜这么风骚的名字从来没有被人叫过。

野团的团长直接叫我琉璃。

公会的人叫我奶牛。

39、

不,看官,我的奶不大。

自从被一个叫做清欢的小贱人取名奶牛之后,我就再也摆脱不掉。

40、

关于名字。

公会的人一直喊我“艾诺的徒弟”。

那时候我年少无知,觉得牛头人比较萌霸。

于是建了个牛头人牧师。

虽然后来感觉牛头人穿裙子屁股很大我把持不住,于是删了重练个血精灵。

但是在建牛头人的时候被一起到新服务器发展的清欢看到了。

他说:“呀,一直叫你艾诺的徒弟,感觉好长好累啊,应该给你取个外号……卧槽槽槽,你竟然是个牛肉人牧师,以后就叫你奶牛好了!”


41、

当时我就拒绝了。

但是我的挣扎并没有什么卵用。

清欢负责辅助指挥,他还是副会长。

42、

于是奶牛这个称呼一直伴随我的魔兽生涯。

MD,一点也不霸气、酷炫、张扬好吗?

我要的是狂!拽!酷!炫!吊!炸!

即使我用了N次改名也没能摆脱这称号。

最终当我转型打DPS再转了个服务器之后我如愿了。

我起了个更霸气的名字。

现在大家都叫我李!狗!蛋!

43、

偶尔还有人叫我奶牛。

这时候就会有人问出我最讨厌的一句话:

“为什么要叫奶牛?狗蛋的奶很大吗?”

44、

我想静静。

别问我静静是谁。

45、

清欢叫我为公会团做奶,我是拒绝的。

我宁愿做牛做马。

但是他说以我的资质正适合成为一个团队不可或缺、捧在手心里的重要人物。

于是我就同意了。

46、

后来,就如大家所知道的。

我从主力奶降到替补奶再降到二团。

47、

二团只有我一个人。

48、

两周后一个叫做亡战的屌丝战也来到了二团。

因为他跟一团活动的时候总是9点就要下线。

于是二团就有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9点就被房东关网的人。

49、

我成功引起了公会重要人物的注意。

副会长清欢与我长谈。

“奶牛啊,二团以后就靠你了啊,我就任命你为二团团长了!”

天真的萌新问道:“什么是二团团长啊?”

“就是二货团的团长!”

50、

于是我晓得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就是在艾泽拉斯大陆收集各种跟我一样二的人,让我们共同铸造二货团的辉煌。

  然而并没有。

51、

我发动技能,在论坛上发表帖子。

师父看到了,来了一句:“你又在记流水账啊。”

果然,人气不高。

但是,竟然有个蠢萌的家伙被我骗了过来。

52、

于是我有了个中二师弟。

中了技能就会在YY大喊大叫,仿佛被爆了菊花。

差点把我吓出心脏病。

我很庆幸终于有个疑似弱智的人取代我公会第一蠢的位置。

53、

然而黑化萌的成长比我迅速多了。

当我夺得灭团之星桂冠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公会第一DPS。

54、

清欢牺牲掉了节操,骗了一个强力党进公会。

他答应包一个术士每CD都做出橙杖碎片,然后装备毕业的术士就愉快的加入了我们公会。

并且用小号DK来帮助二团提升。

直到4.3版本结束,术士的橙杖还是没有做出来。

5.*也没有做出来。

好像至今也没有做出来。

55、

强力术士带我打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团队本,还帮我roll了一个套装。

 随机团,我竟没被踢。

那时候术哥在我心中光芒万丈,牛逼闪闪。

不像现在,在我心里已经堕落成了一个抠脚。

一天相亲10个妹子,还没找到对象的抠脚。

56、

清欢开了个小号来二团。

 这是一个导致他多年后常常在午夜梦回哭醒的决定。

 当时他的描述是这样的:“打团的时候,你光是点奶牛的名字不行,你必须用尽全力大喊!”

57、

灭团的时候清欢都会默默的看治疗数据。

然后怒喷:“TM你是不是又把自己作为目标了,刷自己的血第一!”

58、

当然大部分时候,清欢还是很温柔的。

不过他那段时间遭遇了变故,脾气变得很差。

特别是我带领大家走向灭完的时候。

强力术说我是BOSS那边派来的奸细。

59、

其实公会里的法师妹子,曾经与清欢是一对。

虽然追逐着清欢的脚步,但两人若即若离。

也许是可望而不可即。

曾经在一起,网络到现实,现实又分离。

说不清谁对谁错,只能说缘分未到。

当清欢AFK的时候,法师妹子也AFK了。

终究各自分散,天各一方,

60、

琉璃公会有很多妹子。

一条联盟狗从论坛上的发帖中嗅到了气息,转到了我们会。

在公会的妹子们都AFK之后,他又跑回了联盟。

拒绝了我各种爱的呼唤。

61、

强力术的DKT也在二团。

主坦是一个很会玩的DKT。

让强力术走下神坛的第一步是,某次开荒DS二号,强力术的DKT被对BOSS拉怪,被一刀砍死。

主坦愤怒的喷强力术竟然用菊花拉怪,把强力术都快喷哭了。

62、

当年这个DKT本来是大号在别的公会有活动,然后给小号DK找个团活动。

后来看我们团可怜,就又练了个DK。

这是一个有着三个DKT的神奇玩家。

63、

刚收进公会的新人没打一天就被公会的超高死亡率给吓跑了。

这时候强力术做了让他走下神坛的第二件事——把他的朋友拉进了公会。

两个法师,一个非常水,一个非常牛逼。

牛逼法非常毒舌,毒舌到恨不得塞他口球。

虽然他常常吐槽我,导致我删了他数次QQ好友。

但是在他的吐槽下,强力术的黑历史都被揭了出来。

64、

我就说牛逼法这么强力的人怎么会跟我们这种水货玩呢。

这背后肯定有交易。

在我的挖掘下,牛逼法道出了真相。

65、

以下是牛逼法的陈述:

大家好我是牛逼法。

话说 ,有天
有个奇怪的DK叫判官出世,他在世界刷一个法师骗他钱,带破碎收了钱法师下了。
然后我就心想,这个法师八成掉了,这娃苦逼。
当时,我有点蛋疼想刷萨尔马声望 ,我就组了他,说免费带他。
上午带了一会,下午就出事了。
下午他主动找我带不说 ,还捎带了一个当时我觉得很萌的妹纸,那DK叫骑老虎的猫。
还记得那个萌妹子 ,看到我跳到破碎下水道 ,她也跟着跳 ,但是我加了缓落 。
他被一群小软围殴死了 。
然后我就开始拷问判官 ,判官 ,这个妹纸你哪里找来的 。
判官说路边捡的 。
我当时就吓尿了 。
我走遍艾泽拉斯 。
也没在哪个角落见过这种萌物 。
当时就吐了个槽 ,是不是你妹子啊。 
判官死活不肯承认 。
然后进去我最痛苦的一下午 ,那天我失手几次杀BUG怪 , BUG点上不去 ,然后总是要出本 。
然后在不断跑进跑出过程中 。
判官果断给力 ,居然把猫咪的QQ都要到了 。
尼马 ,不是说不认识嘛 , 不是说不是妹子么 ,刚认识几句话就给QQ了 。
然后我也无聊 ,就问,你们无聊不 ,我这么带很无聊 ,一起扯皮吧 。
然后他们这对 ,就果断抛弃我 ,一起联络感情去了 ,据说是商量一起看电影什么的 。
然后我觉得带非招募号太蛋疼了 ,终于决定勾引他们练基友号 , 在我磨了半张点卡的嘴皮子下,三个基友招募号诞生了。 

66、

孽缘并不会到此为止。

命运的羁绊让牛逼法进了我们公会灭团。

判官DK成为了一个弱法师,骑老虎的猫也把强力术士号开进了我们团。

67、

在牛逼法抠着脚回忆往事的时候,强力术补充当年牛逼法是收了G的。

牛逼法表示修理装备花了很多,还有精神损失是金钱无法弥补的。

”整个DS我都没有见过一把H的闪电法杖!唯一出的一把竟然被弱法师roll走了。

68、

公会分装备是roll点分。

这是一个针对我的阴谋。

因为我的roll点不过二十。

69、

Roll坐骑的时候我的roll点就会雄起来。

当年在野团秒杀全团roll走了火乌鸦。

还是小白的时候就从蛋里开出了秃毛鸡。

什么乌鸦、无头马都在新手期拥有。

但是自从遇到二货DK这个黑手团长之后,沾上了他的黑气我就不怎么出坐骑了。

刷了无数次英雄DS,出了无数把闪电法杖,拿着闪电法杖在手的时候总是不禁感慨。

70、

“我以为强力术是天底下最坑的,没想到还有更坑的。“

那段在铁下巴背上飞尸体的日子里,牛逼法如此感叹。

强力术表示要关爱残疾人,智力障碍也是残疾的一种。

71、

我坚持只是手残。

清欢补充,奶牛你耳朵也不好使。

(未完……待续)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