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魔兽世界,我来过……

收到冰尘的短信:因为家庭原因,我选择放弃魔兽世界,很高兴认识你们这些朋友……看完后心里一瞬间恍惚……是啊……这里毕竟不是生活的全部……爬上床,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我并没有经历过最初的45时代,也没有玩过万人号,

只是60时候尝鲜的去感受了一下,

所以和她的相遇也谈不上轰轰烈烈,肝肠寸断,只是因为白总那句:“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我带你!”

于是,作为血精灵法师的我再次来到了这个世界。

当我15级的时候,白总来带我去哀号洞穴,当时白总那个40多级的小牛猎人后面还跟着一个同样15级出头的小德,那货就是鸡蛋了。

然后哀号之旅鸡蛋成功的R走了我的布甲衣服,同时我也成功R走了他的皮甲裤子……也正因为这个我们成了兄弟。

然后我又慢慢认识了常年因为防沉迷加ROLL点不过2穿一身祖阿曼装备打太阳井的白总,很贱的网骗但是PVP很厉害的鸭子,不会冲锋的战士水猎人大B,毒舌但是会和我讲很多好玩魔兽故事的大爷,强力大奶萨乌龟,他们都是我一生的兄弟……

时间流逝,我挣扎了一年终于到了70级

但是最后留在恐怖图腾的只剩下我和白总了,在我见证了白总的N次因为防沉迷而拿不到装备,或者是因为别人R两点他只能R一点同样拿不到装备之后我也开始沉寂。

之后在论坛认识了另外一群喜欢魔兽的朋友,一起来到了巴瑟拉斯,当然不会忘记,他他老大,月叔,高达,小灵,小白,乌龙茶……我们一起建立了工会……

灵作为妹子和吉祥物被推选为会长,但是没多久她就因为现实关系离开了

她是最早离开的吧,

灵:“乌龙哥,公会你帮我带着吧,等我回来可要还我会长的位置哦”

可想这一等就是八年……


还记得用他他老大的熊孩子带小号的时候在他工会都出名了。

还记得和月叔一起在破碎第一次遇到七喜和夜阑。

还有之后开80鸡蛋,白总,B哥,乌龟,鸭子,张玺都来巴服陪我………然后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炎鸟,豆豆,大D他们……

还记得我在YY指挥,和鸡蛋一起开G团忽悠各种老板。

还记得我和鸡蛋两个人相互抬价……

还记得每次打活动B哥总喜欢和豆豆吵嘴……

还记得鸡蛋坐我旁边打活动的时候最喜欢大喊:给我激活!

那个时候是最开心的时候了,我们一起开团,一起看攻略打副本,一起在YY闹成一团…

我以为这样的开心会一直持续下去,至少不是那么快的结束……但是这毕竟只是个游戏……很多人开始AFK

我都说“没事,会长等你们回来”却感觉苍白无力

80末期这段时间,我依旧每天上线到处逛逛,魔兽世界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只是看着工会里只有我一个人,好友列表里也都是死气沉沉的灰色……

很快就开85了,陆续回来了一些人,但是魔兽的变化让更多的人望而却步……

热情不减的我,B哥,张玺,高达们重组了10人团,一如既往的灭着每一个BOSS

跟着开了火源,新的10人团固定,认识了囧熊,骷髅,七月,死基老,新八基,流氓,尼古丁,工会人也开始变多开始热闹了。

我的橙杖也在慢慢酝酿,张玺总是说:“你橙杖做出来么我都老掉了……”我笑而不语。

因为是休闲党,我们慢慢的也在龙魂开之前过了大螺丝。

开了龙魂。打了几个CD之后,冰尘突然回来了

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小胖德,然后印象就是煤老板

于是他果然很煤老板的直接卖卡弄好了装备开始带团

这个时候张玺和我说要AFK,因为各种事情吧……

我突然感觉很对不起他,每次活动他都推掉各种事情包括和女朋友的约会

但是每次来了却总有人犯错灭团……

张玺说“我主要是来陪你玩的,不然早就不玩了,但是现在真的累了”

心里不是滋味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跟着B哥也AFK了……

囧熊做好了橙匕也AFK了……

我做好了橙杖,但是曾经一起陪我做橙杖的人都离开了,拿着橙杖却不知何去何从……


我依旧记得灵的那句话,依旧说着“没事,我等你们回来”依旧一个人守护着公会

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只是单纯的等待

我努力发展着公会,我想让我的名号响彻整个天堂

纳新,活动,一切都在有序的进行


一直休闲的七喜妹子也在鼓励我

雷神的时候公会已经有两个团可以带新

虽然是乡下小服,但是进度也还是能排在前面

重新回来的兄弟们也让我更加充满力量

当然也有离开的兄弟……

而这时候八周年出了这个活动

“you can you up团长,我们支持你!”

“你绝对是最牛的团长”

“要叫会长!笨蛋!”

“会长+团长+RL+公会管理+公会后勤+公会组织+DKP管理+公会人事+公会带新=小霸王N合一”

“全干?累不累啊…”

“这是独裁!你们还不起义?”

“毕竟会长大人!”

……

我承认我被感动了

动员了公会基本所有的力量,活动圆满成功

虽然中间有一点小插曲,差点导致去不了

不过最终还是得以免费参加了北京VGL魔兽世界主题音乐会

这是一整个公会的荣耀,你们给我的礼物

期间也有去和灵说,叫她回来

不过梦也有醒的时候

灵找到我和我说这公会已经深入骨髓成为我自己的荣耀了,不用再为了她守候在巴瑟拉斯公会

而她也会永远记得

于是公会元老决定搬迁加基森

……

现在的我仍然在艾泽拉斯奋战着,继续着这份辉煌,当然还有最初的你们

你们给我的世界,你们的陪伴,这份感动不会忘记



梦到收到冰尘的短信那天,回忆了很多,心里也乱七八糟想了很多,然后写了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嗯……

毕竟她对我不仅仅只是个游戏,她代表了我的整个青春


重新开启了这尘封许久的记忆

嗯,心路历程吧?或者只是简单的让自己不要忘记……

也算是祭奠吧,祭奠那些过去的回忆,祭奠离开的人们……

现在只想和那些一起奋战过的朋友说一句安好,说一句我来过,我记得……

我想,总有一天如果有机会,我能与你们一起再次并肩艾泽拉斯!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