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不是远征,也许只是没有终点的漫步

 不是远征,我的游戏生涯也许只是没有终点的漫步。

来建个公会吧!

来一起建个工会吧!因为鑫哥这热血沸腾的一句话,寝室的众人中二值顿时爆炸了。于是纷纷投入了暴雪爸爸的怀抱。

曾经带我入坑的鑫哥唾液横飞为我讲解这是一个多么牛逼!完美!interesting的游戏!我当时也是中了邪,听得着了魔。然后我们俩因为午休时间在厕所大声喧哗写了一篇1000字的检查,我特码的罪名居然是站在旁边听!那是我高中的处女检查啊!
于是我在网吧查了关于WOW的各种攻略,建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MMORPG角色!一个叫釣饵啷铛(真想回去扇自己两巴掌,起的什么2B名字!)侏儒法师!后来他们总嘲笑我长不高是因为玩了个侏儒还一直玩到现在。唉,早知道当时玩个猥琐暗夜男了。
和所有人一样,我被这个游戏震撼到了,我在白雪皑皑的丹莫罗花了三个钟头升到了10级。我现在还记得我一个人在茫茫雪原奔跑的那种感觉,新奇,神秘,宏大。那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游戏要陪伴我以后的日子了。

原来我是个受!
我的升级旅程非常漫长,我建号的时候满级是80级。寝室有了一个矮人牧师,有了一个萨满,有了一个影帝。当时我们在寝室讨论最多的是:你们见到过矮人牧师吗?我靠 玩了这么久你怎么想的玩个矮人牧师!真奇葩。
今天特码又被人杀了,我宁死不屈跳崖自杀了,老子都把他们记到我的小本本上了,以后给我等着。
圣骑真牛逼,金灿灿的!帅!
鑫哥练的最快,并且告诉我们:术士多酷,历史多凝重,还有宝宝多酷炫。现在才觉得鑫哥当年中二病很严重啊。然而我们都知道其实他真垃圾。直到他在满级在暴风城甩给我们一人1000G,我当时觉得这个和我一样的侏儒是多么的高大!然后为了感谢他我给他扔了纸飞艇表示感谢,同时合影留念。不幸的是截图丢了。
我在副本里迷过路过,ADD过,
我给路人搓过面包,开过门,
我在地狱火半岛和人大战过,
我也被祖阿曼虐的死去活来。
最终,我还有1级就满级啦!
然后我发现居然开放了新版本,满级是85了。

为什么大家都不见了。
高中的学业越来越紧张,我们关于WOW的谈论也越来越少。我的小侏儒只是跌跌撞撞升到了满级。
矮人牧师说自己号被盗了,懒得搞了。
SM说心好累,恩本子上的名字都忘了没动力。
圣骑也不再金闪闪了,因为他觉得这职业好垃圾。
鑫哥很少吹他的一发脑残箭伤害好几位数了,却突然有一天说:见过了死亡之翼就行了,不玩了。
我也暗自下了决心把玩火自焚这个成就做了我也算见过了,我也不玩了。我越是在意,缺越没能如愿。
最终在开新版本前,我路过激流堡发现了一个萌萌哒叫紫玲?铃?(记不太清了)血精灵法师在练级。我思考了半天决定杀了她为以前的自己报仇,甚至她是个真妹子也要杀。于是我下马杀了她,她很不甘的反抗了下。我坐下吃起了面包,任她打我。突然死亡之翼就这样不期而至了,我也跳了很符合意境的成就:玩火自焚。哎,这是天不让我AFK啊。

故事还没结束,孤独的远征才刚开始。
高考过后的我们只有我把WOW拾了起来,他们完全忘记了当年的豪情壮志,拿首杀,组织百人人大战屠城。我也不再提起,只是偶尔一起扯淡的时候拿起来笑笑对方。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长大了啊,可能吧。

圣光不再我身上笼罩,
图腾不在我脚下升起,
保护之手不再伸向我,
兜里拥有了更多的1000G。
我仍然还在玩着我最喜欢的游戏,和最喜欢的人不咸不淡的联系着。

一个人在四风谷收菜
一个人与影踪派的英雄战斗
一个人在螳螂高原探寻卡扎克西的历史
直到这么一天,大概是这么一天
小小的紫红色消息吸引了我:嗨,我们一起建立个公会如何?
这个叫醉书生的玩家让我突然很想笑:好啊。

就这样我的征程仍在继续,还会在漫步中认识更多有趣的人,还有更多的风景和故事等我领略。
如我在NGA看到的一句话,我于北郡见花开,谁于锦绣见花落。


NGAid:巷右看棋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