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孤独?研究显示越常使用社交媒体越容易抑郁

  科学家们表示,该研究能够引导临床医疗以及大众舆论,让他们关注这一领域,防止抑郁症的进一步恶化。根据预测,到2030年,抑郁症将会是导致高收入国家 人民处于不利条件的首要原因。虽然之前的研究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果,但这些研究大多局限在小范围的人群或者地区内;而且只研究特定的社交媒体平台,并没有在 年轻人经常使用的社交媒体中进行广泛调查。这次的调查是第一个大范围的、全世界的代表性研究,以探明使用社交媒体与抑郁症之间的关系。

  “由于社交媒体已经变成了人类社交中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临床医生们和年轻人的交流也变得至关重要。这样,他们才能够了解社交媒体对个人的影响,鼓励它的积极作用,同时抑制它的消极作用。”匹兹堡大学科技与健康系资深教授、媒体研究中心主任Brian A. PriMack说道。

  

那些经常刷社交网络的人,往往睡得更少

  在《抑郁与焦虑》这本杂志中,Primack调查了2014年全年使用社交媒体的成年人(从19到32岁)。Primack使用了问卷调查法来建立社交媒体使用情况和抑郁症之间的关系。这份问卷调查了11个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络平台:Facebook、YouTube、Twitter、Google Plus、Instagram、Snapchat、Reddit、Tumblr、Pinterest、Vine和LinkedIn。平均来说,受访者每天会花费61分钟在社交网络上,每周会在不同的账号上登录达到30次。超过1/4的受访者被定义为高度的“抑郁症潜在患者”。

  这项研究找到了社交媒体使用频率(以总花费时间和访问频率来定义)和抑郁症之间,明显且直接的联系。例如,一周内,访问频率高的受访者比起那些频率更低的受访者,前者患有抑郁症的可能性是后者的2.7倍。

  同样,比起那些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时间少的同龄人,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社交媒体上的受访者,患有抑郁症的可能性是前者的1.7倍。研究者控制了可能导致抑郁症的其他变量,包括年龄、性别、人种、种族地位、人际关系地位、生活状况、家庭收入以及教育层次等等。

  

四个不能完全退出Facebook的原因

  由于这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抑郁症和社交媒体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无法厘清的。领导这项研究的教授Lui yi Lin说道:“有可能是那些已经得了抑郁症的人们,需要在社交媒体中排解空虚。”

  相反,社交媒体“曝光”也有可能导致抑郁症,从而导致社交媒体使用率的进一步上升。下面是一些例子:

  暴露于社交媒体上高度理想化的“同龄人生活”,会导致妒忌心的膨胀,并错误地以为其他人都过着更快乐、更加成功的生活。当他们参与一些没有“社交媒体分享价值”的活动时,就会觉得这些活动都是浪费时间,从而对心情产生消极影响。使用社交媒体可能会加剧“互联网依赖症”,而这是一种高度接近于抑郁症的精神状态。在社交媒体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可能会导致“网络欺凌”等等的消极反应,从而进一步导致抑郁症。

  这项发现除了鼓励临床医生在抑郁症患者中调查社交媒体的使用情况以外,还会成为公共健康介入社交媒体使用的理论基础。

  “你还好吗?”

  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开始尝试抑郁症问题的预防性措施。例如,当一个人在Tumblr上搜寻一些暗含着精神危机的标签时(比如抑郁症,自我毁灭,以及绝望等等),将会收到一条信息??“一切都还好吗?”, 他们还会收到一条链接,带他们找到相应的的解决方式。

  类似地,一年前Facebook测试了一项功能,允许好友匿名举报值得担心的分享内容。而博主将会收到一条弹出信息,这条信息在表示关心和担忧的同时,也会鼓励他们向朋友或是热线电话寻求帮助。

  “我们希望,持续的研究能让社交媒体的这种'尝试'变得更加精准,直达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Primack说道,“并非所有的社交媒体曝光都是一样的”。

  “未来的研究应该着重检验抑郁症的风险是否和人们的社交媒体互动有关??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对抗的还是支持的?这将帮助我们做出更加细致,准确的社交媒体使用建议。”

  国家健康研究院以及国家癌症研究院资助了这项研究,并将发表在 抑郁与焦虑 网络版。

  (作者: Allison Hydzik,匹兹堡大学媒体关系的高级主管)

信息来源:PCHOME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