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爱看直播,因为不为人知的孤独?

你会看直播吗?会看什么直播?在直播自杀、吃饭、睡觉都有的今天,如果让你开直播你会开什么直播?其实我并不了解直播。看直播也有尴尬症。但是就直播发现了以下问题。

 

打开直播页面,通常是这样的莺莺燕燕画面,粉色、长发、裸露,意义不明。

我看直播,小狗睡觉虽然挺萌的,但主要是无聊

对于直播真人秀带来真实和表演的界限模糊很感兴趣,看了一会panda tv的萌宠直播,关于一只大狗和8只小狗的生活,就忘了我严肃的写作目的——它们呈现出模糊的肉色,互舔互爱,最后依偎在妈妈身边睡着了。于是换了另外一个频道,是一个睡着的哈士奇,龇牙咧嘴,主人聒噪地说话邀请互动,它的头略微突突,好像在梦呓。


看来宠物都爱睡觉。换到娱乐频道,分别是有着削骨脸和通天高鼻的美女唱歌,屏幕上飘来弹幕,“胸拉低一点”,还有女神是我的菜 她们经过修饰的脸,和房间的背景形成巧妙的对比。


这是直播的常态,充满着闯入别人生活的尴尬感,说话、唱歌有点聒噪,困意绵绵又太寂静,像现实一样无迹可寻,反正,够无聊的。

直播八只幼狗,只有20个人看


号称自己18岁漂亮主播的背景……说自己原来有60k人在线看,现在几千人已经过气了。

 

超级精通直播(游戏)的同事说,他主要看游戏,另外看直播的都是年纪比较小的人

超级精通直播(游戏)的同事说起直播如数家珍,追溯直播历史说,直播最早从游戏开始,单机游戏,主机游戏,LOL,炉石等等,这些主播里,“男的多,基本不靠脸,也不靠技术,重点在于会讲段子”;之后两年左右,才蔓延到各个类型,“妹子长的漂亮、唱歌跳舞,如果人气旺,一晚上赐金千万也是可能。”男主播和女主播的区别就是,男主播基本没有自己的画面,女主播全是自己的画面。

游戏主播的画面

我打开排名第一的女主播,号称在武大外文系宿舍直播聊天神似ab的主播,一小会给她打赏已经过万了,虽然这里头具体怎么运作不好讲。他补充说。


他感慨,这造就了n多直播明星的出现,这些前两年还可能是杀马特的乡镇青年摇身一变成为超级主播,比二三流明星都赚钱的多,这会造成他们的膨胀。

作为一个游戏粉,他也有自己最爱的游戏主播,当主播挪了平台,他也就挪了平台。他觉得直播的粉丝也都集中在年级比较小,生活压力比较大的人。这两批人事同一批人吗?我不知道。

 

我的朋友跟我说,她得有200个来看她直播才正式吃饭

上次去吃饭,我朋友拿出来手机说,来来来,我们来直播名媛下午茶。

其时是中午,我们在一家国营本帮菜馆,油腻腻地摆了一桌,两人正在吃的是草头圈子,她用矿泉水瓶固定住巨大的三星s6,用筷子缓缓挑起圈子(不认识的可以去查本帮菜辞典)一副完全对手机流量豁出去的样子,说这是草头圈子里的草头,我纠正,这是圈子。


她说,呵呵呵,这是个圈子。


她缓慢地把浓油赤酱滴落似的在手机前展示。


很担心全程她就和手机对话过去了,而我不过是声音背景和吃饭道具,担心地说,还要录多久?她说,我今天要有200个观众。


我问,上次你有几个观众?


上次100多吧。

她把直播“名媛下午茶”分享在朋友圈,这个目标并不难达成。饭店的小伙好奇地看着我们,过一会说,我送你们一瓶可乐。


直播有各种类型,有直播睡觉的、还有自杀的,我们初试的是,最简单的,直播吃饭。但这并不是什么专业介绍美食的,充满了呵呵呵的傻笑还有充水的谈论。只是对着不知道谁,剥虾、剥蟹,随便扯淡。


真有那么多人看吗?我问她。


应该也是有水军的吧。


可以聊工作吗?


想聊什么就聊呗。


说废话的同时有一颗爱心飘过来。两颗。三颗。但是没有人说话。


我也希望人数越多越好。普天同庆地吃一顿饭。


直到最后结束。我问她,如果想直播自己写稿,会不会无聊?


没关系啊。有博士直播写论文。


陷入沉默。

 

其他人说,准备大干一场工作日常直播

办公室待久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值得直播的幻觉。于是一口气开通了几个平台的账户,商量,直播点啥?直播写稿,工作的一天,会有人看吗?他们预备把摄像头对着我。我严厉拒绝了。又转向正在吃冰的人,偷偷打量的人,还有跑来跑去的火车。

 

于是,我准备自己开一个直播频道。

 

比价格分享价格历史,让你了解真实价格。http://www.bijiabijia.com/